当前位置:首页 > 八卦 > 正文

天津贵金属交易所被判组织造孽期货交易

01-17 八卦

组织造孽期货交易 现货交易所屡吃官司连遭败诉  

组织造孽期货交易 现货交易所屡吃官司连遭败诉

   证券时报记者 沈宁 许孝如 随着多家违法的现货交易市场在法院裁决中遭遇败诉,继续多年的造孽期货受害者维权战终于见到曙光。日前,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下称“津贵所”)在法院一审裁决中,被认定为“组织造孽期货交易”。 津贵所并非造孽期货的首例裁决,据相关律师介绍,在其代理的案件中,青岛九州、兰州西部、浙江兰溪汇丰、辽宁东北亚、湖北九汇、东盟商品、东南大宗等多家交易平台均已被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中明确认定为处置造孽期货交易,须要返还投资者交易本金。 业内人士阐发,在强监管背景下,始于2011年的现货交易市场清理整顿工作本年全面提速,各类违法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津贵所一审遭判定组织造孽期货交易 日前,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裁决,认定津贵所组织造孽期货交易,裁定涉案全部交易无效,应补偿被告投资者90万元。据了解,这虽然不是现货交易平台“造孽期货案”的首例裁决,但在业内影响深远。 “这是一份早退的裁决。”案件被告代理律师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据悉,津贵所的官司于10月26日一审裁决,自裁决书送达日起15日内为上诉期,目前津贵所已在官网明确表示,将提起上诉。在一审裁决中,投资者要求津贵所承担利息损失的诉讼哀求被采取了。王德怡讲述记者,由于有关投资者的资金不停处于被造孽占用的状态,仅裁决补偿本金远不够补偿给其造成的损害。因此,该投资者针对利息部门,亦将提起上诉。按法律办法,二审将上诉至济南中级人民法院。 据了解,目前国内各种现货交易平台一般持有省级政府批文。但王德怡表示,这些现货平台玩的是障眼法,政府容许其做现货,而许多交易平台在实际经营中以期货方式进行交易,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 王德怡介绍,目前许多交易平台所谓现货延期交收交易模式素质上是造孽期货交易,无任何实物交收或延期实物交收,均直接平仓对冲了结,实际交易不以实物交割为目的。交易对象通常为标准化合约,只缴纳商品价值的制止比率作为担保金,买入或卖出。交易方式为集中交易,由现货市场安放众多买方、卖方集中在一起进行交易,采用集中竞价、延续竞价电子拆散、匿名交易以及做市商机制等。 通过盘问中国裁判文书网,记者发现,2016年3月,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潘卫平和易民胜律师团队曾代理了多起波及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期货欺诈责任纠纷案”,但均以失败告终。 那么为何这次能够取得突破性进展呢?王德怡表示,案件的核心在于认定交易行为是否为造孽期货交易。在交易行为认定方面,相对而言证监会标准更为具体。而以往法院只承认国务院标准,不承认证监会标准。但最高法院的最新判例,采用的是证监会标准。 2017年6月,在陕西西北黄金交易平台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作出最终裁定,采纳证监会的标准认定陕西西北黄金交易平台为造孽期货交易,裁决其全额补偿投资者。 王德怡表示,目前有部门地举措院在认定造孽期货案件中,不驳回证监会的标准,或以未经行政局部定性为由,采取投资者的诉讼哀求,这种做法应当会陆续改变。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8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指出,对处所交易场所未经许可可能逾越经菅许可范围开展的违法违规交易行为,要严格按照相关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否定其法律效力,明确交易场所的民事责任。 九州商品终审败诉 就在刚刚过去的10月30日,青岛九州商品现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下称“九州商品“)收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决书,终审采取上述,维持原判。这家在青岛颇有“名气”的大宗电子交易平台终因“造孽期货交易”被判补偿受害投资者损失。 据了解,2015年底,投资者向明(化名)通过九州商品部属会员单位开通交易账号,入金共计140万元,交易对象为九州燃油、九州银等品种。 向明却落入了一个必输的对赌游戏。自2015年11月至2016年1月底,向明在青岛九州交易平台前程行了多笔交易,期间损失80余万元。他去年一纸诉状将九州商品告上法庭,要求九州商品了偿其在平台上的交易损失和手续费。经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裁决青岛九州“九州燃油”、“九州银”为造孽期货交易,应补偿向明手续费及90%交易损失共计77万元。 依照公司官网材料,九州商品2014年4月21日在青岛市正式注册建立,为能源化工产品、橡胶成品、农副产品、海产品等各类商品提供现货交易及现货电子交易、资金结算、物流仓储、信息咨询等方面的专业金融供职。后来相继开设建立了“青岛九州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青岛邮币卡分公司”与“九州商品财富金融事业部”。工商材料表现,公司共有5家法人股东,此中4家为自然人控股的投资公司,另一家法人股东向上穿透可以看到一家国内重点大学的身影。 目前从该网站上市品种介绍中,有野山参、崂山菇、香菇、棉花、普洱茶等二十多个品种,已找不到上述九州燃油和九州银。记者找到的此前材料表现,九州燃油合约的交易品种有九州燃油10吨、九州燃油50吨和九州燃油150吨,交易单位分袂为10吨/手、50吨/手、150吨/手,最低履约担保金分袂为合约价值的10%、5%、5%。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12月18日,青岛市商务局就曾向九州商品在内商品交易市场下发整改通知,要求严格尺度交易对象和交易方式,应以实物交收为目的,禁止原油、废品油无证经营。 “2014年以后,一些现货交易市场拿到了商务局的批文,由本地金融办、金融局监管,成为了省级现货交易平台。但在实际利用中却变味了,不搞现货交易。此外,因为平台会与银行进行清算合作,有些平台甚至堂而皇之浮此刻商业银行网银投资理财页面中。”北京巡回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曹晋义向记者表示。 据他介绍,造孽期货交易从2012年开始就长时间存在,北京、上海很早就有判例,只是最近九州商品、津贵所的裁决影响非常大,因为波及面会对照广。 造孽期货遭清算 本年1月,在大商所会员大会上,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就曾提到了各地商品现货交易机构相当部门违规变相开展造孽期货交易,还点名批评了多家“骗子交易所”。监管层的高度重视,使得造孽期货无处遁形,陪随投资者维权步履的增加,造孽期货交易已面临最终清算。 四川大学传授杨波撰文称,处所现货交易所乱像的本源来自审批的混乱,“交易场所审批是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必必要尽快理清的一个重要问题。” 据了解,2017年1月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决定深入开展一次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切实打点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2017年3月,清理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印发《关于做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前期阶段有关工作的通知》指出,商品类交易场所的分散式柜台交易“一般为杠杆交易,合约具有标准化特征。交易场所既不组织商品疏通,又不发现商品价格,实为投机炒作平台,对实体经济没有积极作用”。 2017年6月底,是半年时间集中整治的最后限期,山西、北京、贵州、甘肃等多省市发表了“黑名单”, 越来越多的交易场所下线交易品种。在清理整顿过程中,交易品种方面重点针对贵金属、原油,以及邮币卡等新型交易模式。[详情]

 

热点网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y000888.com

博客主人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随机文章